新闻中心

每一天都在成长

NEWS CENTER

产经人物|陈德启:10年前,15分钟,1个决定

2017年10月11日

一提到戈壁荒滩,唐代诗人王维那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所描绘的一番景象便映入脑海,那是大多数人梦寐亲眼看到的一幕,他却说,他已经在宁夏贺兰山东麓这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看了10年了。在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里,他用近5分钟讲述了他与这片戈壁荒滩的故事,但这5分钟却不能说清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与执着。

10年前,他用15分钟时间做了决定,用2亿元签下开发十万亩戈壁滩;10年间他斥资16亿元,将500万棵树木扎根在戈壁滩上,让5万多亩荒滩得到开发,帮助近3000名居民实现了就业。他把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变成了一片富有生机的绿洲,在贺兰山东麓酝酿出一座“红酒王国”,但他说,现在还不够,他期待这片土地真正“从干沙滩变成金沙滩”那天的到来。

他就是晋江商人,贺兰神酒庄庄主陈德启。

香江来客  十万亩田廓谈笑

我就喜欢这个地方土地的味道,从来没有被开垦过的,有着一股清香味。”陈德启闻着手中这把宁夏贺兰山东麓的土壤,他说,十年前就是因为这片土地让他的脚步停留在了宁夏。“本来是要做房地产的,结果看到这一片土地,一见钟情,我用了15分钟的时间当场决定买下。”2007年,因为招商引资项目而踏上贺兰山东麓这片荒原漠野的陈德启,在考察后的第一天就与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政府正式签下了这十万亩荒滩。

陈德启的这一决定让在场所有人都觉错愕,这片戈壁滩荒芜了上亿年,土壤为淡灰钙土,含有大量的砾石,土里面满是大大小小的石块,连雨水都存不住,这种土壤种庄稼肯定是不行,陈德启到底看中了什么?“这里是中国的‘波尔多’(世界葡萄酒圣地),这片土天生就是用来种葡萄的。”签约的第二天,陈德启就将这里的土壤取样送往法国,专家检验的结果让他欣喜若狂,也证实了他直觉的敏锐性。

陈德启看中的贺兰山东麓这片荒原和法国波尔多同处于北纬38.5度,海拔1100米,土地含丰富的矿物质,通透性好,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各种种植指标均优于法国波尔多地区。陈德启说,这样独特环境生长出的酿酒葡萄皮厚,糖分充足、单宁饱满,这也恰成了贺兰神国际酒庄独一无二的优势。

然而这优势却也是陈德启开垦这片土地的一大劣势,“没水、没电、没人,有的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一切都是零,要解决要处理的难题一个接着一个。”随后陈德启的又一举动再一次让大家意外,他脱去了商业精英的西装革履,换上布鞋草帽,放着身后巨大的生意,直接扎在这一片荒滩上,住着彩钢房,吃着泡面,“我一定要在这土地上种出葡萄酿出酒来。”这是陈德启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直接在漫天风沙里劳作,满嘴满脸都是沙子。”陈德启说,他记得很深刻的一次是在2011年春天的一个夜晚,突然间飞沙走石,整排彩钢房顶几乎被掀翻,大家从睡梦中惊醒,但隔天一早大家依旧劳作在地里,“能这样抱团取暖,还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

陈德启坦言,虽然土壤条件极佳,但葡萄没种出来,酒没酿出来,一颗心始终总是悬着。2011年,陈德启酿出的第一批葡萄酒让他欢喜不已,“这些酒得到权威专家高度评价,虽然只有四桶红酒,但却证实了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Decanter品醇客(2016年、2017年)亚洲葡萄酒大赛地区奖、第23届、24届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金奖、法国巴黎吉伯特葡萄酒挑战大赛金奖,2016年、2017年WINE100中国最佳葡萄酒大赛黑金奖、2017意大利国际葡萄酒大师五星级葡萄酒称号、2017德国帕尔国际有机葡萄酒金奖……在随后几年内,贺兰神酒庄酿出的葡萄酒屡获国际权威奖项,惊艳世界。

人若其名 抱定赤子之心

有人说,陈德启就是兜里揣着钱去受苦的。这十万亩风沙极大、没有水源的戈壁滩给了陈德启极大的阻力,“我们这里是风口,风沙大,要想种出葡萄,就得先造林。在这戈壁滩上种一棵树不是一般的难,是非常的难,没有滴灌都种不活树木。”陈德启引进滴灌系统,将事先推平的近5万亩地按一定面积划分成小块,四周全种上白杨树。这一种,就是500多万棵,仅树苗就花了近亿元,整个滴灌系统更是耗资巨大,超过2亿元。

这些树到现在已经有9年了,先造林后种葡萄,没有一个商人会这么做吧?但我做了,因为必须做,葡萄也需要好的生态环境。”陈德启说,现如今戈壁变成了绿洲,这些高大挺拔的白杨树不仅护卫着葡萄园,也护卫了周边一带的生态。

这10万亩荒地,如果全部推平来种植葡萄,将会破坏当地生态,会造成沙尘暴。”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陈德启花了不少工夫,“最后采用了‘间隔挖沟’的方式种植,每隔3.5米种一行,这样就有一定空隙保持了地表原貌,不会破坏整个生态。”不难看出,从整体规划到实施细节,陈德启一直将“生态”一词放在心上,“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

又一件让陈德启感到骄傲与欣慰的事是,他的有机葡萄产业园帮助当地近3000名老百姓解决了就业问题,宁夏回族自治区原隆村许多农户全家都在酒庄就业的不在少数。毛琪和姚爱军夫妻俩就是来自原隆村,他们已经在葡萄园工作四五年了,搬迁前家住固原,只有五亩地,年收入不到1万元,如今两口子每个月都能挣6000多元。

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除了投资赚钱外,还要为当地的老百姓造福。”陈德启说,等这十万亩开发完毕,将会给当地一万多人带来就业机会。“去年在银川召开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十次联席会议,我更加坚定了在宁夏把事业做大做强的决心。”

有人问过陈德启,10年投了16亿元,投资远远大于收益,不管怎么算都是一个亏本买卖,怎么就还坚持着呢?“生态、民生、农业是不能这样去计算的,这十年我获得的价值是远远大于这投入的16亿元,能给我们这代人带来的、能留给下一代人的是一片绿洲。”陈德启说,造福当地百姓、回馈这片实现他梦想的土地,是他内心的渴望。

业如日月  志之于心

陈德启为自己的葡萄酒取名为“贺兰神”,意为“贺兰山的灵魂”。在他看来,好葡萄酒是种出来的,是需要经过悉心培养的。

我们精选法国、意大利的抗寒、抗盐碱嫁接苗繁育,聘请法国著名酿酒师史蒂夫为酒庄首席酿酒师,严格按照有机高标准进行种植管理,每亩种植444株葡萄苗,每亩产量严控在400公斤左右,不用农药和化肥,一棵葡萄树酿一瓶高档酒。”陈德启继续说道,“我们的酒窖是在地上恒温恒湿氧吧酒窖,并用法国橡木桶陈酿,确保每一瓶酒都是在法国原装进口橡木桶里蕴藏12个月以上。”

去年3月,我国外交部首次举办省区市推介活动,向全球推介宁夏,陈德启也携带“贺兰神”参与了这次活动。“宁夏政府特别推介了贺兰山的葡萄酒,让我们的葡萄酒走进更多人的视野。”很少发微信的陈德启专门在朋友圈发布活动现场照片,并自豪地发文:“中国最好的葡萄酒在宁夏”。

至今,陈德启的十万亩有机葡萄生态产业园已经有二分之一得到了开发。有时,他会驱车徜徉在5万亩葡萄园中,挺拔的白杨精神抖擞,笔直的柏油马路四通八达,眺望远处,眼中总有那么几分兴奋,似乎看到了一个版图更大、实力更强的葡萄王国已然屹立在那里,那是他即将破土的更大的“紫色梦想”。

走进贺兰神酒庄,巨大的沙盘上是陈德启更大的蓝图:这十万亩戈壁滩将是一个拥有几十座酒庄的世界红酒博物馆,是一个集酒庄、葡萄园、高度还原的西夏古都、度假村、学校、幼儿园、旅游为一体的葡萄小镇。“贺兰神十万亩有机葡萄生态产业园,我在这里计划总投资60亿~70亿元,要将种植与旅游两个产业一体化,我要将世界的酒庄都聚集到产业园,要让来到宁夏旅游的人一走进产业园就能感受到全世界的红酒文化。我想让全世界认可中国的红酒,对中国的红酒刮目相看,对于这,我很有信心。”

闽宁合作带给陈德启这个机遇,当地政府给予大力支持,这也让陈德启坚定了走下去的信心。2007年是东部发达省市对口帮扶中西部欠发达省区的合作进入的第十个年头。“来宁夏,来闽宁镇合作,让我自己没想到的是,2007年的这一来就不想走了。”陈德启说,特别是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越来越多来自东南亚、中东及我国香港的普通民众、商人来到银川,探寻这曾经的丝路重镇,寻找合作的商机,这让他更加坚定自己前进的步伐。

朴实却如酒般“醇厚”

香江来客,德业竞进。十万亩田廓谈笑间;回乡至宾,热心公益,关爱平常老少人家。业如日月,人若其名,抱定赤子之心。他是心灵富豪,也是慈善大家。”这是2015年,陈德启获得他在宁夏最高荣誉——宁夏“六盘山友谊奖”时评委会给他的颁奖词。

知道抑或听说过陈德启的人,都不禁会对他肃然起敬。然而,面对这些称赞,陈德启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与陈德启对话,他举手投足之间充满朴实,朴实中透着一股亲和力,如酒般“醇厚”;看到他把土地、劳动、资本这三个生产要素完美结合开拓出一片崭新天地,让人不禁被他的睿智与胆识所折服;看到他跨越名与利的鸿沟,站在常人所未能及的高度,将生态、民生揽入自己的事业中,让人感受到了作为一名真正的企业家所应有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 2016 - Copyright HOLANSOUL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GreatMo >